导航菜单

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

梅塞施米特Me-262——第一种投入实战的喷气式飞机;一种有可能改变战局的飞机;一种给盟军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和损失的飞机;一架标志着人类航空技术向前迈进一大步的飞机……Me-262——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有人说它是为人类航空事业带来曙光的天使;有人却说它是插上了翅膀的魔鬼,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作为争论的焦点,Me-262有着恒久不变的魅力。

试飞受挫

希特勒在1943年11月26日宣布了将Me-262当作“闪电轰炸机”使用的命令后,他勉强同意了Me-262战斗型的测试继续进行......但前提是不能影响Me-262轰炸型的生产。1944年7月中旬,第262试飞分队对Me-262的战斗型的测试终于开始了。他们尝试着攻击飞越试飞基地上空的盟军远程侦察机,以检验Me-262的实战效能。

最初Me-262的试飞并不顺利。据德国空军的记录显示:第262试飞联队的联队长赫普特曼维尔纳泰菲尔德(Hauptmann Werner Thierfelder)少校的Me-262在一次试飞中被盟军的“武装侦察机击落”,并坠毁在了兰茨贝格(Landsberg)附近,泰菲尔德少校当场死亡。但英、美的资料却并没有这次“击落”Me-262的记录。况且,当时的盟军远程侦察机是没有武装的。显然,泰菲尔德少校应该是死于一次飞行事故。

另一名Me-262飞行员的卡尔Quax施诺尔(Karl “Quax” Schnorrer)在追击一架企图俯冲摆脱追击的盟军侦察机时,突然间飞机失去了控制:“我用尽全力拉杆,但262并没有改出俯冲。在绝望中,我抛掉了座舱罩准备逃生。没想到这使飞机突然改平,飞机居然自己改出了俯冲状态。因此,我着陆时没有了座舱罩,并且机翼的蒙皮也变成了波纹状。当然,这架飞机报销了。”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Me-262飞行员也报告了类似的死里逃生的经历,但他们只是少数的幸运儿,其它的则随着飞机坠毁而身亡了。德国空军虽然对这些事故进行详细的调查,但并没查到事故的原因。

通过初步的分析,我们现在完全可以解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开泰菲尔德少校坠毁的疑团。当时的情况是盟军的侦察机为了加速逃跑而进入俯冲状态,如果泰菲尔德少校也跟着它做俯冲的话,那么随着速度的增加,Me-262将会超过它的临界马赫数——0.83马赫,这时随着激波的出现,Me-262的阻力将迅速增加,同时还会出现一系列剧烈震动和难以控制的情况。也就是说,当Me-262在26000英尺高空以20的俯冲角全速向下俯冲时,Me-262将达到它安全飞行的速度临界值,在下降到7000英尺之前,飞行员必须拉杆改出俯冲,否则飞机将进入失控状态,遗憾的是泰菲尔德少校没能从俯冲中改出。因此,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泰菲尔德——世界上第一支喷气式战斗机部队的指挥官,就是死于这种事故。

现在有德国二战老兵声称自己曾驾驶Me-262在俯冲中达到了音速。美国的研究表明:Me-262可以在俯冲中达到的最大速度小于1000公里/小时,此时虽然接近音速,但并不能达到音速。由于当时航空科技的限制,Me-262并没有采用今天超音速飞机所普遍遵循的跨音速面积律设计,因此在遇到音障时会出现一系列剧烈震动和失去控制的情况。因此,结合这一点可以认为Me-262的“莫名其妙”的事故是Me-262在俯冲中遇到音障导致失控而坠毁。

诺沃特尼大队

泰菲尔德的继任者是在东线有255个个人战绩的天才年轻飞行员——沃尔特诺沃特尼(Walter Nowotny)少校。第262试飞大队也被改编为“诺沃特尼”大队。

1944年7月25日,一架隶属于英国皇家空军第544中队的哈维兰蚊式侦察机在慕尼黑附近遭遇了一架Me-262。皇家空军飞行员AE华尔(A E Wall)中尉随即加大油门并推杆让蚊式进入俯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冲状态以增加速度,并向左急转弯,通常这一套机动对于摆脱纳粹空军的战斗机非常有效。但这次Me-262却很快就追上了他。华尔发现很难甩脱追击者,在逃入云层之前,Me-262居然从容的对他进行了3轮开火。这就是盟军飞行员第一次遭遇Me-262时的情景,事后华尔在谈到这种德国空军的新式战斗机的时候仍心有余悸。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诺沃特尼”大队宣称取得了5个战绩:8日击落了一架蚊式,16日击落了一架B-17,24日击落一架洛克希德P-38,并在26日击落喷火式侦察机和蚊式侦察机各一架。

9月,希特勒撤消了关于“所有的Me-262必须作为轰炸机生产”的命令。同期随着Jumo 004发动机的大批量生产,使得这一时期德国空军接收的Me-262的数量大增,9月这一数字达到了91架。“诺沃特尼”大队在这一时期接收到装备着Jumo 004的23架Me-262A-1a,这极大的增强了该部队的实力。9月3日,该联队首次使用了这批新的Me-262。4天后,这支部队被派遣到了德国西部的奇莫(Achmer)和赫斯勃(Hesepe)的前线机场,正式进入战斗值班。

刚开始部署到前线机场的时候,Me-262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虽然Jumo 004B-4发动机比它的前辈们更为可靠,但依然存在许多问题。它的寿命仍然很短,仅仅只能工作17个小时。另外和许多新服役的战斗机一样,Me-262本身还存在着一些结构上的问题:首先,由于资源的匮乏,Me-262 的轮胎材料是人工合成的再生橡胶。当时纳粹空军的其它战斗机的轮胎也使用同种材料,但由于Me-262的着陆时速度比其它任何德国战斗机都要快,这种材料经受不了剧烈摩擦,因此Me-262在降落时经常发生爆胎的情况。其次,Me-262采用的前三点式起落架也存在结构强度上的问题:从前线机场上高速起飞以及降落会对它的前起落架造成致命的伤,所以经常有Me-262在起降时折断前起落架的情况发生。另外,Me-262飞行时,涡轮喷气发动机尾喷口的震动有可能造成整个平尾的共振从而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Me-262处于起飞和降落时非常脆弱的这一软肋很快便被盟军飞行员所发现,因此盟军飞行员常在Me-262起降时,对其发起攻击。为了保护正在起飞和降落的Me-262,每个部署了Me-262的机场都配备了一些强劲的福克沃尔夫Fw 190D,另外还在Me-262起飞和降落的航道上布置了大量的20毫米和37毫米轻型防空炮以吓阻盟军的战斗机。

虽然这些措施可以减小Me-262起飞和降落时的危险,但由于这些Me-262部署的前线机场位于盟军战斗机的打击范围之内。因此,自头顶俯冲而下的盟军战斗机始终是Me-262所需要面对的严重问题——即使Me-262的爬升速度再快,也比不上盟军活塞式战斗机俯冲时的速度。

10月7日,“诺沃特尼”大队第一次一次性出动了5架Me-262拦截轰炸德国中部的美国重型轰炸机编队。当时美国空军361航空队的P-51正在奇莫机场附近15000英尺高空巡逻,当美国飞行员发现有5架Me-262正在滑跑起飞后,他们在Me-262刚一离地的时候便俯冲了下去,打掉了1 架正在加速的Me-262,另外还有2架Me-262在其后袭击盟军轰炸机时被击落。这就是该大队的一次多机行动,以牺牲3架Me-262和1名飞行员的代价击落了3架盟军四发轰炸机。

在西线战斗的第一个月中,“诺沃特尼”大队共击落了4架重型轰炸机,12架战斗机和3架侦察机,而自己也有6架Me-262被盟军击落,另外还有7架毁于故障和事故,这样的战绩实在是惨不忍睹。可是缠绕在该大队身上的厄运远未结束:11月8日,诺沃特尼驾机和另外两架Me-262一起升空拦截由P-51野马式战斗机护航的的B-24轰炸机群。起飞时3架飞机都出了问题,有一架没有起飞成功,诺沃特尼和另一架勉强起飞。但诺沃特尼所驾驶的飞机的一台发动机出了故障,在击落2架美国飞机后,他的Me-262在被一架野马追击时莫名其妙的坠毁了,年仅24岁的诺沃特尼也在这次事故中死亡。美军飞行员一直坚持认为诺沃特尼是在战斗中被野马击落的,但事实表明诺沃特尼有可能死于发动机起火或者是德军的地面防空炮火的误击,而非死于战斗。

无论怎样,诺沃特尼之死对整个“诺沃特尼”大队,甚至期望德国空军高层是一个沉重打击。那天刚好阿道夫加兰德准将正在奇莫机场视察以调查Me-262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原因,他在地面指挥所亲眼目睹了诺沃特尼坠毁的全过程。他意识到诺沃特尼被赋予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者被要求驾驶着这种革命性的新式战斗机在敌方取得绝对空中优势的地区战斗,许多德国飞行员都缺乏必要的训练,而且飞机的状况也非常的差,连一天能出勤5架次Me-262的情况都极为罕见。加兰德被迫下令该大队撤到德国境内的利岑菲尔德,进行更多的训练,并且针对Me-262在实战中暴露出来的缺陷作出相应的改进。加兰德意识到将这种并不成熟的新式战斗机小批量投入战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只有当更多的Me-262装备部队时,才能对盟军的空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中优势发起冲击。

在相对安全的巴伐利亚州,以“诺沃特尼”大队为基础组建了第7战斗机联队(JG7),德国空军从各个联队抽调了许多优秀的飞行员加入到 JG7。原该大队则成为了JG7的第3大队,由埃里希霍哈根(Erich Hohagen)少校任指挥官。它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支全部由喷气式战斗机所组成的联队的核心。这时的JG7共装备有90架Me-262,第3大队将其具有实战经验的飞行员分派到了其它两个大队去教授驾驶喷气机作战的技巧。同时,JG7也被命名为“诺沃特尼”联队,以纪念他。

希特勒的“闪电轰炸机”

在1944年6月底,第一支装备Me-262A-2a轰炸机的部队——“欣克”试飞大队,早在Me-262A-1a战斗机大队成立之前就在德国境内的利岑菲尔德(Lechfeld)组建了,指挥官是沃尔夫冈欣克(Wolfgang Schenk)少校。这是以第51轰炸机联队“火绒草”的第1大队(I/KG51)为班底组建的一个对Me-262A-2aMe-262的轰炸型)进行测试的试飞大队。7月20日,当飞行员们接触这些新式飞机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欣克试飞大队被派遣到法国奥尔良(Orleans)附近的一个机场。他们装备的 9架Me-262(装备小批量生产型Jumo 004喷气发动机)也已经作好准备发起世界上第一次喷气式飞机轰炸行动:对在欧洲登陆的盟军部队实施“闪电轰炸”。

由于德军最高统率部对盟军登陆地点的错误判断,严重地打乱了欣克大队的作战计划。当盟军在诺曼底成功登陆后,欣克大队匆忙投入对在诺曼底地区登陆的盟军地面部队的间歇性轰炸中。飞行员们接到命令严格禁止在13000英尺以下的高度执行任务,为的是防止在战斗中有所损失而被盟军察觉这种“秘密武器”的存在。但由于Me-262并未装备中高空水平轰炸瞄准器,所以这一命令致使Me-262投弹精度很差,对于盟军地面目标所造成的损害十分有限。到了8 月中旬,法国境内的机场纷纷落入盟军的手中,德军不得不将部署在法国的Me-262全部撤到了比利时境内。欣克大队也被正式的更名为第51轰炸机联队第1大队(I/KG51)。但由于德军对于Me-262的保密工作做的十分到位,以致于盟军在法国作战时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这种飞机的存在。

9月上旬,由于西线的战局趋于稳定,I/KG51被部署到了位于德国境内的莱茵和霍普斯顿(Hopsten)机场。而关于禁止在轰炸行动中飞到13000英尺以下的低空的禁令也被解除。在这一阶段里I/KG51针对盟军前线机场和阵地发动了一系列的小规模空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10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月2日对部署在荷兰葛雷夫(Grave)机场的皇家空军第421中队的喷火的突袭,以下是皇家空军421中队提供的报告:“11点,来袭的德国飞机在3000英尺的高度投下了2枚炸弹,炸伤了3名皇家空军飞行员,另有1名军官和6名飞行员受轻伤。中午,第二波来袭。接着,第三波空袭比第一,二波更为猛烈,有1名皇家空军飞行员在轰炸中丧生,另有多名居住在机场附近的荷兰平民在空袭中受重伤。”

三天后,加拿大空军的第401中队为遭袭的英国皇家空军报了一箭之仇:当时中队长鲁德史密斯(Rod Smith)正驾驶着他的喷火IX在奈美根(Nijmegen)地区巡逻,突然看见正前方有一架Me-262从500英尺的低空接近。他立即驾着飞行从后面绕到了Me-262的上方,并俯冲开火将企图规避的Me-262击落,其飞行员当场死亡。

从这次以及其它一些类似的遭遇战中,盟军飞行员发现:虽然他们的飞机在平飞速度上不及Me-262,但假如他们具有高度优势并将其转化为速度还是可以追上Me-262式喷气机的。此外随着新式的瞄准具——诸如英国的Gryo Gunsight II和美国的K-14的装备部队,也增加了盟军飞机与Me-262交战时的胜算。

被推迟的部署

在7月份,盟军的重型轰炸机对德国城市的轰炸给Me-262的生产进度造成了严重的影响。19日利弗海姆(Leipheim)遭袭,21日雷根斯堡(Regensburg)遭轰炸,位于这两个城市的Me-262部件生产工厂被毁。这严重地影响了Me-262装备纳粹空军的进度:6月纳粹空军接收了 28架Me-262,7月接收了59架,但在8月这个数字锐减到20架。

一份梅塞斯密特公司1944年8月10日的文件显示:截止到当日,公司一共生产了10架Me-262的原型机和112架量产型。其中6架原型机在测试中报废,21架毁于盟军对工厂的轰炸,另有11架毁于事故和战斗。其余的Me-262则分配如下:交付给第51轰炸机联队第1大队(I/KG51) 33架Me-262快速轰炸机;交付给262试飞中队15架战斗机;交付给李希林(Rechlin)试飞中心14架战斗机;有11架留在梅塞斯密特公司做飞行测试;有1架交付给了容克斯公司做新式发动机的测试;另外还有10架被送到布洛姆福斯公司改装为双座型教练机。

1945年初,德国空军获得了足够数量的Me-262,这一时期共有超过500架Me-262被生产了出来,Me-262以每周36架的速度走下梅塞施米特工厂的生产线。但根据德国军需部门的统计显示:1945年1月10日却仅有61架Me-262在服役——III/KG51有52架战斗轰炸型,10/NJG11有约4架夜间战斗型,新组建的第6侦察大队有5架侦察型,仅此而已!事实上当希特勒下令Me-262可以作为战斗机生产后还出现这样的状况实在令人费解。大约有180架Me-262在其后的时间里被逐批下发到参战部队或者是训练飞行员的JG7的三个大队,KGJ54,换装Me-262III/JG2,以及各个测试中心。另有150架在战斗和事故中被毁。

Me-262的飞行员转换计划也由于种种原因而遭到失败。很少有教官有足够的经验胜任此项工作,事故率也非常的高。当天气不好时,浓密的云层限制了飞行员的训练;而当天气转晴时,几百架盟军战斗机将会飞越德国的领空,打断德国空军飞行员的训练。一但某个机场被发现有喷气机,就会遭到盟军飞行的反复轰炸。也常有盟军战斗机在机场上空盘旋等待时机,一旦有Me-262起飞就将其击落。由于这些骚扰,使得Me-262飞行员的训练周期远比预期的长。沃尔泽哈根(Walther Hagenah)少尉曾经在JG7联队第3大队飞过Me-262。他对他所接受的训练有如下描述:“我们的'地面学校’一般持续到下午。我们被告知一些喷气发动机的特性:当高速飞行时有着火的危险,而低速时的加速性能又非常的糟糕。而最重要也是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操作油门要非常的小心。我们并没有看到Jumo 004发动机——我们被告知这属于机密我们没必要知道。”

“当我到达部队的时候,正缺乏备用的零件和发动机,偶尔也会面临J-2燃料的短缺。我认为这些物资的生产是充足的,但战争发展到这个阶段,交通系统一片混乱,很多物资在到达前线前就已经遗失了。”

哈根起初在Me-262B双座教练型上接受了断断续续的训练之后,他可以在战斗间歇独自驾驶Me-262飞行,所以被派去飞Me-262单座机。哈根拥有两年战斗机的驾驶经验并且接受了全部的喷气机驾驶训练,所以他可以独自处理Me-262的许多难题,不象分配到部队的其它缺乏经验的飞行员。

“在我们联队,一些飞行员总共只有100小时的飞行时间。他们仅仅能够完成简单的起飞和降落,因此我认为他们在战斗中能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把他们派去战斗简直就是一种犯罪。尽管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他们也为他们的缺乏经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1945年2月间,Me-262多次出动拦截轰炸德国本土的盟军飞机,并对推进到德国境内的盟军军队发动“闪电轰炸”,其中规模最大的当数发生在2月14日的空战,KG51一共派出了55架Me-262战斗轰炸机轰炸了推进到克利夫(Cleve)附近的英国军队。尽管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战绩却十分有限——其携带的27吨炸弹并没给盟军造成大的损失,但Me-262却被赶来的皇家空军击落了3架。

2月9日KG(J)54参与了战斗,10架Me-262袭击了轰炸位于德国中部的美国轰炸机编队。由于参战的飞行员缺乏足够的作战训练,被护航的野马击落了6架,有5名飞行员阵亡,其中包括指挥官冯雷德谢尔(Von Riedesel)中校。而美方仅损失一架B-17

2月25日,KG(J)54的第1、2两个大队接连遭受沉重打击:16架被派去袭击美国轰炸机的Me-262刚从云中钻出,野马便从天而降一举击落了其中的6架。随后美军袭击了位于塞贝斯塔德(Ciebelstadt)的机场,摧毁了5架以上的Me-262,另有2架在事故中报废。这一天KG (J)54便损失了13架以上的Me-262。随后这两支大队就撤出了战斗,以后也极少参加战斗。

最后的战斗

直到1945年2月的第三周III/JG7才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袭击。2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月21日15架Me-262与美国空军的第479航空队交火,这些Me-262采取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作战方式。美军报告说Me-262采取了美军通常采用的战斗队型并且保持和美军飞机一样的飞行高度,在接近后开火并迅速爬高撤离。

尽管这次交火双方都没有损失,美国飞行员指出他们的德国对手与以前相比更“富有经验和攻击性”。一但Me-262被追踪它就会以翻滚或是迅速爬高来摆脱。当盟军的飞机和Me-262处于同一高度时,其爬升速度不及Me-262。这份报告指出当富有经验的飞行员娴熟的驾驭Me-262遇到同样富有经验的飞行员驾驶的野马时会不分胜负。

3月,Me-262对美国空军轰炸机编队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击。3月3日,III/JG7出动了26架Me-262对轰炸马格德堡,布伦威克(Brunswick),汉诺威和凯姆尼茨(Chemnitz)的美国轰炸机发动攻击。德方宣称击落了7架轰炸机和2架战斗机,有1架Me-262被击落。而美国方面的记录表明共有9架轰炸机和8架战斗机被击落。

3月18日,共有37架Me-262出动,其中28架参与了截击空袭柏林的美国空军的行动,Me-262声称击落了12架轰炸机和1架战斗机,但美方的记录却显示只有8架轰炸机被击落,另外他们还宣称击落了两架Me-262。在随后的7天中,双方的损失比率接近。

美国空军的轰炸机是Me-262的主要却非唯一的目标。当战争发展到这个阶段,英国皇家空军也在白天对位于德国本土的目标发动攻击。1945 年3月31日,英国皇家空军出动460架兰开斯特和哈利法克斯轰炸机袭击了位于汉堡的德国U型潜艇的组装船坞:遭到了Me-262的猛烈袭击,3架哈利法克斯和4架兰开斯特在护航战斗机赶到之前牙槽骨突出被Me-262击落。就在同一天,袭击采茨(Zeitz),勃兰登堡,布伦威克和哈勒(Halle)的一千多架美国重型轰炸机也与Me-262交火。

在这一天里,Me-262一共出动了58架次,是有据可查的出动架次最多的一日。根据相关的记录显示,在那天Me-262一共击落了14架轰炸机和2架战斗机,而自己也损失了4架(随后得到补充),鸟巢-空战发展到喷气时代: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这个记录再也没有被打破。但是,这些损失的飞机数量对于盟军庞大的空军部队来说不足百分之一,其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尾声

Me-262预示着战斗机的发展方向,但它并没有成熟到可以作为一种能扭转战局的武器的程度。飞机制造技术上的不成熟,工厂遭毁坏,大量有经验的飞行员的阵亡,作战物资的匮乏,本土制空权的丧失等等,极大的制约了Me-262发挥其作战效能。截止1945年4月底,共有超过1200架Me-262陆续交付德国空军,但却并未能阻止第三帝国滑向失败的深渊。

Me-262拖着喷气发动机凄厉的尖啸掠过盟军的千机编队时,宣告了喷气机时代的来临。Me-262成为了第三帝国日渐西沉的天空之中最亮丽的一抹余辉。

英、德飞行员对Me-262的评价

“在我看来,Me-262是整个战争中最优秀的战斗机,是一个足以扭转战局的杀手。但幸运的是,德国空军始终没能装备足够数量的Me-262。否则,欧洲的天空将在它的翼下颤抖。”——英国皇家空军著名试飞员艾瑞克布朗

“Me-262是一架速度机器,当你坐在Me-262的座舱之中时,时刻保持清醒的方向感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当你还没有理清思路之时,Me-262已经冲出机场好几公里远了。阿道夫加兰德曾经说:'坐上Me-262,你的感觉就像托着天使的翅膀飞翔。’实际上,我们每个飞行员都这么想!”—— 德国空军5号王牌沃尔特诺沃特尼 (战果258架)

二维码